新闻是有分量的

外汇市场波动性降至近五年低位”沉睡“的汇市

2019-04-14 10:40栏目:外汇
TAG: 外汇

  在美联储逐步放弃2019年的紧缩政策后,全球央行也默契地将利率保持在较低水平,这让外汇市场的波动性降至近5年来最低水平。

  德银货币波动率指数显示,3个月期的外汇隐含波动率跌至2014年3月以来的最低水平6.22,远低于1月份的9 。全球交易量最大的货币对欧元/美元的波动率下滑尤为显著,欧元对美元的波动率触及自2014年以来的最低水平。

  高盛在一份报告中指出,各国央行趋同的货币政策是导致外汇波动率下滑的主要因素之一,欧元对美元的波动率下滑主要受到欧洲央行的低利率预期所影响,而且美联储近期温和的利率政策言论已经让市场相信其鸽派表态。如果没有重要地缘政治事件发生,将很难打破外汇市场静默的僵局。

  随着投资者对欧元区经济放缓的担忧日益加剧,欧元对美元在今年第一季度的日均波幅不超过40点,而以往季度的日均波幅在90点左右,十年前甚至达到过创纪录的240点。

  据第一财经记者统计,同期的英镑和土耳其里拉,波动性就远大于欧元、日元、新西兰元和澳元。有分析师认为,他们波动性上升的背后往往暗示着“事儿多”,外汇的波动率通常需要地缘政治事件来作为背后的支撑。英镑今年以来的可观的波动性,主要是靠英国脱欧的不确定性支撑着,英国脱欧的过程可谓漫长而又峰回路转,关系到英国未来的脱欧协议每次被议会否决都会引起英镑的大幅波动。土耳其里拉则因为内忧过重引发了本币崩溃。水涨船高的债务水平、日益减少的外汇储备、大选前夕引发的躁动,让美元兑土耳其里拉自3月下旬以来已经大涨了4.1% 。

  另一方面,有批评者指出欧元区的疲弱经济增长不仅造成了欧元波动率的下滑,而且还拖累了部分货币对美元的汇率。

  IMF在9日发布的《世界经济展望》中下调全球经济增长预期之时,还大幅下调了欧元区的经济增长预期。IMF认为欧元区的消费者信心及企业盈利下滑,加上英国脱欧带来的不确定性和法国抗议活动等因素,导致经济增长不及预期。将欧元区2019年及2020年的经济增长预期分别下调0.3%和0.2%,至1.3%和1.5%,随后欧元兑美元一度承压下跌逾20点至1.1259 。

  不过,进入4月以来,欧元的波动性已有所回升,尤其是在10日欧洲央行(ECB)宣布维持利率不变后,欧元的波动开始逐步上升。ECB预计今年内都将利率维持在目前的水平,但在利率声明中ECB没有提及定向长期再融资操作(TLTRO)。随后欧洲央行行长德拉吉的讲话则让欧元大跌。德拉吉称,将在未来讨论TLTRO的具体细节,必要时欧洲央行会准备好调整所有工具,随后欧元对美元大跌近50点至1.1235。而且在本周,因美国政府对波音公司补贴引发的欧盟与美国的贸易摩擦令欧元大涨了逾60点,这可能也拉开了欧元等货币波动性增加的序幕。

  虽然新兴市场的股票和债券都出现了上涨,但货币波动性仍处于较低水平。MSCI新兴市场货币指数在今年1季度以来的波幅维持在0.7%左右,而同期的MSCI新兴市场股票指数的波幅则在2%以上。

  有市场分析人士指出,自今年1月底以来,除了个别新兴市场货币存在剧烈波动外,大部分新兴市场货币的汇率基本上处于横盘调整的状态,这暗示着即便全球股市在第一季度出现飙升,投资者仍然担忧全球经济放缓的风险。

  摩根大通资产管理公司新兴市场债券业务负责人巴瑞(Pierre-Yves Bareau)表示:“目前新兴市场货币面临两大挑战。首先,美元依然相对强势。其次,投资者需要看到更多证据证明经济增长最坏的情况已经过去了,新兴市场货币的吸引力才会上升。当新兴市场的货币波动性出现上升,才意味着投资者的风险偏好开始火力全开。”

  法巴银行新兴市场固收业务主管卡特(Bryan Carter)也持有相似观点。卡特认为,虽然债券和股票市场能够对各国央行的货币政策进行快速调整,但对于外汇市场而言,在出现真正波动之前往往需要采集更多的经济增长数据。“在欧元区和新兴市场的经济数据表现出真正的好转之前,我们认为外汇市场的波动率表现不会好于股市和债市。”他说。